又是这样的梦!我闭着眼装睡,不去和憾憾说话。她也爱缠着我释梦。可是有些梦还是不释好。 端的是只最不经摔的瓷饭碗

时间:2019-10-19 12:16来源:东莞时间网 作者:城市经济

  西门庆问:又是这样的有些梦还“为什么不配?”春梅沉吟一会儿,又是这样的有些梦还小声道:“庆哥对我好,我春梅心里清楚,可是我毕竟只是金莲姐姐发廊里的一个发廊女,端的是只最不经摔的瓷饭碗。打个比方说,中央首长再好再亲切,也作不得半点指望,因为最后真正能管我们老百姓的,还是俺清河市的地方官——我这话并不是说金莲姐姐不好,恰恰相反,她待我真的太好了。”西门庆追问:

应伯爵忙过来打圆场说:梦我闭着眼“月娘嫂嫂,梦我闭着眼这话说到哪儿去了,岫云庵怎么会是你的家?”边说着边朝西门庆使眼色,不知西门庆是没领会他的意思,还是面子上放不下,依然僵峙在那里没动弹,应伯爵只好一个人演起了双簧戏,接着方才的话往下说:“别看庆哥平时嘴头上硬,可他背后不知说了嫂嫂多少好话,这个我可以作证。自从嫂嫂离开家后,庆哥更是吃不下饭、睡不好觉,看看他都愁成了什么模样了,月娘嫂嫂,你看看,庆哥开始掉头发了呢,难道嫂嫂一点也不心痛?”应伯爵是知道蔡老板这一惯例的,装睡,不去他绕了个圈,装睡,不去避开酒厂门卫的耳目,从另一个小侧门溜进去,直奔蔡老板办公室,准备来个措手不及。酒厂的酒糟味实在太重了,应伯爵捂着鼻子,穿行在大小不等的坛坛罐罐之间,心里盘算着,如何同蔡老板谈这笔广告。运气还算不错,在办公室里,应伯爵将大名人蔡老板逮了个正着,隔老远应伯爵就打起了哈哈:“蔡老总,您老人家可真叫做日理万机呵!见您老人家一面,同见中央首长差不多困难,哈哈哈。”蔡老板见来人是报社名记应伯爵,微微皱了皱眉头,马上又舒展开来,脸上笑得象朵花儿一样:

  又是这样的梦!我闭着眼装睡,不去和憾憾说话。她也爱缠着我释梦。可是有些梦还是不释好。

应伯爵说:和憾憾说话“嘿,和憾憾说话我说月娘嫂嫂呀,如今这世上哪里还有清静二字?就拿这岫云庵来说吧,嫂嫂想必是知道的,以前这儿叫做松林寺,为何改成岫云庵,还不是因为有当年那些花和尚。”应伯爵说:她也爱缠“花子虚,故事中那个嫖客是谁,我知道。”花子虚奇怪地问:“你知道是谁?”应伯爵说:我释梦“我也正四处找寻他呢,我释梦出什么事了?”谢希大摇摇头说:“人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,还不都是因为女人惹的祸。”应伯爵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慢慢说。”谢希大叹了口气,问道:“应二哥可认识吴银儿?”应伯爵嘿嘿一笑说:“哪里有不认识的,不就是花子虚在世时玩的那个婊子吗?”谢希大一拍大腿说道:“正是她,这小妮子,我算是栽在她手上了。”

  又是这样的梦!我闭着眼装睡,不去和憾憾说话。她也爱缠着我释梦。可是有些梦还是不释好。

应伯爵说:不释好“这个不行,不释好说点实际的。”西门庆嘻笑着说:“实际的就是怎么多赚钱,如何多泡妞,可是这些能说吗?”一席话说得在场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,春梅抢白道:“庆哥成天就知道泡妞,当干部了也不注意形象。”西门庆调侃地说:“不注意形象,跑这儿来洗头作甚?应伯爵说:又是这样的有些梦还“这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”花子虚四处看看,终于有些明白了:“你是说我?”

  又是这样的梦!我闭着眼装睡,不去和憾憾说话。她也爱缠着我释梦。可是有些梦还是不释好。

应伯爵说的是清河市人人都知道的一段典故:梦我闭着眼若干年前,梦我闭着眼松林寺是清河市的一块风水宝地,引得无数香客前来烧香拜佛,然而让人感到蹊侥的是,经常有女香客在此失踪。这件事惊动了县官,决定化装成一卖梨木梳子的小贩,到山中微服私访,果然有贼眉鼠眼的小和尚出来买梨木梳子,县官心中当即明白了其中原由,于是派出公差,将松林寺里里外外搜了个遍,在寺内后院的一个地窖里,找到了被关押的十几个面色苍白的女人,全都是被和尚们玩弄过的女香客。在自古以来民风淳朴的清河县,竟然发生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,县官大发雷霆,下令点一把火,将松林寺烧了个干干净净。又有了许多年,才有另一位好事的县官忽然间心血来潮,发布公文号召老百姓捐款捐物,重新修建起了这座岫云庵。

应伯爵提醒说:装睡,不去“你和月娘嫂嫂的事呀。”西门庆神色茫然,心中暗想:看来这应伯爵到处签协议签上瘾了。西门庆一笑,和憾憾说话说道:和憾憾说话“何二哥,不就是要钱吗,何必发那么大的火?”何二蛮子说:“别拿这些缺油盐的话敷衍我,少说废话,给钱走路。”西门庆问:“要是没有钱呢?”何二蛮子道:“没有钱?那我们骑驴看剧本——走着瞧。”谈判无法再继续下去了,西门庆叫来服务小姐,掏钱买了单,同何二蛮子不欢而散地分手。

西门庆用鼻子哼了一声,她也爱缠说道:“本公子才不同那号人一般见识呢。”西门庆余兴未了,我释梦又一把将春梅抱起,我释梦回到潘金莲那边床上,潘金莲问道:“庆哥今天想作甚?莫非要吃个双份的?”西门庆道:“阿莲说得正是。”接口又吟诗道: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。”吟罢两句,兴致盎然,继续吟道:“沧海横流,方显出英雄本色。”诗句吟过了,将春梅轻轻放下,只见那张席梦思床上,两个美女子哼哼唧唧,玉体横陈,肉欲横流,正是:色胆包天怕甚事,贪淫无边西门子。(此处删掉1266字。)自此以后,西门庆百般留恋阿莲发廊,把一颗放浪惯了的心暂时放到了金、梅二娇身上。

西门庆与李瓶儿同住一间房,不释好这没什么说的。云里手在工商局当科长,不释好腰包里比较暖和,很快被秦玉芝抢着挽走了;画家白来创虽说不太富有,但出手大方,也是受小姐们欢迎的对象,被林彩虹要了;剩下应伯爵、常时节二人,因为平时给小费不积极,这会儿颇受冷落。西门庆在善事厅买了几把香,又是这样的有些梦还急匆匆来到正堂大厅,又是这样的有些梦还只见吴千户、宗伯娘、吴月娘、应伯爵已在蒲团上跪定,一个个鸡啄米似的正在跪头。西门庆在案前点了一柱香,也要跪到蒲团上去磕头,这时看见慧云主持在一旁直努嘴,顺着她示意的方向望去,佛案右边有个褚红色功德箱,里边有香客们丢下的花花绿绿的钞票。西门庆一拍脑门,心中暗想:“我怎么把这等重要事给忘了?”于是赶紧从腰包里掏出张百元大钞,径直过去放进功德箱里,回头再看,慧云主持一张灰脸故意掉向一边,脸上神情显然不太满意。西门庆心中连连叫苦:妈妈的,如今搞捐款赞助,钱捐少了还不行呢。只好硬着头皮,再从腰包里掏出张百元大钞丢进功德箱,慧云主持的脸上这才稍微有了些喜色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