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不,我不感到遗憾。"我断然地对她说。 我不感享受有决定性的作用

时间:2019-10-19 11:34来源:东莞时间网 作者:翻译速记

另一方面,不,我不感因为竞争准则对人的收入、不,我不感享受有决定性的作用,所以在不同的准则下,人的行为就跟着不同。以价高者得为例吧。一个人要在市场中得益,就要努力生产,或发明新的产品,或创造有效率的经营方法,或找寻可以节省费用的讯息,等等。但若物品没有市价,以配给的方法分配,那么竞争者就会选择「走后门」之路,或运用政治手法,争取一官半职,等等。

宾纳(K. Brunner)说:到遗憾我断事实不能以事实作解释。佛利民(M. Friedman)说:到遗憾我断事实的规律是要被解释的。在经济学界内,说得最好的还是马歇尔(A. Marshall):「这些争议的经验告诉我们,除非经过理智的考究与阐释,我们不可能从事实中学得些什么。这也教训了我们,使我们知道最鲁莽而又虚伪的,是那些公开声言让事实自作解释的理论家,而或者无意识地,自己在幕后操纵事实的选择与组合,然后提出如下类的推论:在这之后所以这就是原因。」卜凯的中国农业研究的详尽调查资料,然地对她说一九三○年在上海出版了一巨册。一九六八年我在芝加哥购得了一册,然地对她说可能是孤本了。几年前一群来自南京大学的学生到港大造访,我把该巨册送给他们,在册上陈述往事,请他们送到南京大学的图书馆去。不久前听到该大学将有卜凯纪念馆,而我送出的巨册会被陈列云云。关于中国农业的事实经验,跟庇古与唐尼所说的大不相同,我会在本章的附录澄清。

  

卜凯算出来的每英亩的产量指数如下:不,我不感地主自耕,不,我不感一○○与一○一;租地与自主地合并耕耘,九九与一○一;租地耕耘,一○三与一○四。此外,农地的地价差别,主要是由肥沃不同与地点不同而定;租耕与自耕的地价差别甚小。不能预知价格弹性系数,到遗憾我断但可以试行自作聪明地猜一下。不久前我为某出版商的刊物作了两次猜测,一错一对,打个平手。不是所有的商店都可以议价的。超级市场或庞大的百货公司,然地对她说一般都不与顾客议价。老板不在场,然地对她说售货员与顾客议价可以从中私下取利。在超级市场购物,顾客云集,就是老板在场也是不能议价的。到餐馆或酒家用膳,一般不议价,因为厨房还没有做菜,压价不知会压出些什麽来。

  

不是所有好的需求假说都是我发明的(一笑)。老师艾智仁发明了一个,不,我不感精彩而重要,不,我不感但可惜棋差一,错了半步,使某些人认为艾师全盘错了。我在这里把艾师的假说略加修改,作点补充,然后一般化地表演一下。不同的产权制度是怎样形成的?法律为什么因时因地而变?香港的立法程序为什么与台湾的不同?什么是国家?为什么要有国家?为什么有些国家有宪法,到遗憾我断另一些没有?为什么中国大陆要搞统战?这些都是深奥的问题。

  

不严谨的证据,然地对她说支持反垄断法例对经济发展帮不到忙或帮倒忙的看法。两个例子有说服力。其一是香港的经验。毫无天然资源的香港,然地对她说在九十年代之前的工商业发展是人类历史的奇迹,但香港从来没有反垄断的法例。其二是八十年代的美国。那时有列根总统执政的八年,是美国经济难得一见的大好转时代。列根执政,反托拉斯的案件大幅度地下降了!反托拉斯法例是那样模糊不清,模棱两可,执行与否历来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老板不喜欢就没有谁大叫大嚷的。

不要说因为你是个有原则的人,不,我不感有些原则上的事你半步也不退让。人各有价,不,我不感我自己的灵魂是可以出售的。叫价颇高,但假若你给我很大的「好处」,而我只须放弃微不足道的原则,那我就跟你成交了。这是替换。有甲、到遗憾我断乙两条公路,到遗憾我断都是从A 市到B 市去的。甲路平坦而狭窄;乙路崎岖不平,但很宽阔。前者车行得快,后者车行得慢。驾驶的人要节省时间,会选用甲路。但多人选用甲路,挤塞就出现了。每个驾驶者用甲路,都轻微地阻慢了其他的车辆,但驾驶者只考虑自己的时间,不关心阻慢了他人。我阻你,你阻我,各顾各的时间成本,不管阻碍他人的。私人成本于是与社会成本有分离。

有了上述的关于「价」的理念,然地对她说我们还有几个重点要澄清的。有两个原因。其一是奈特的行文不容易读。他的文字虽然有千钧之力,不,我不感但就是不容易读得懂。一个伟大的思想家,不,我不感表达不够明朗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其二是悲哀的。庇古没有回应奈特的鸿文。他只是把公路的例子在跟而来的《福利经济学》一书的再版中删除。这删除似是逃避了。一子错,满盘皆落索。公路的例子错了,其他类同的例子又有什么作为呢?作为是有的。其他例子把社会成本的辩论拖长了四十多年,愈吵愈烈,要到高斯一九五九年选用另一个例子才立竿见影。这是后话。

有趣的是,到遗憾我断凡有新机场的建造,到遗憾我断邻近的业主必定联群反对。那是为什么?答案当然是为私利。他们要机场,也要政府给他们一点补偿。政府的困难,是不可以声东击西:说要在甲地建机场,然后突然转到乙地去。有趣的问题来了,然地对她说如果政府强迫一部分车辆从甲路转用乙路,然地对她说这些车辆是完全没有损失的。这是因为乙路没有挤塞,转用乙路与有挤塞的甲路的驾驶时间相同。但一部分车辆从甲转乙,剩下来用甲路的车辆会因为减少了挤塞而得益。没有人受损,但留用甲路的得益,社会的利益显然是改进了。这改进是因为用甲路的车辆某部分不被强迫转用乙路之前,互相挤塞,各自为战,使私人的时间成本与社会的时间成本有了分离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